• <mark id="wrexa"><button id="wrexa"></button></mark>

          分享到:

          沖動辦了張健身卡?多地官方出面,支持你反悔!

          沖動辦了張健身卡?多地官方出面,支持你反悔!

          2020年11月06日 16:56 來源:中新體壇微信公眾號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11月5日,上海市消費者權益保護委員會聯合上海市體育局、上海市市場監督管理局、上海市健身健美協會共同制定了《上海市體育健身行業會員服務合同示范文本(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示范合同(征求意見稿)》)。其中設置的健身卡“七天冷靜期退費”條款引發網友熱議。

            《示范合同(征求意見稿)》中明確表示:“消費者在簽署合同次日起的7日內,在未開卡使用會員服務的情況下,都可以單方面解除合同并獲得全額退款?!?/p>

          上海市消費者權益保護委員會官網截圖。
          上海市消費者權益保護委員會官網截圖。

            隨著全民健身理念深入人心,越來越多的人走進了健身房。但是由于健身行業主要以預付費的消費模式為主,這也使得健身房成為沖動消費的重災區。

            花費重金辦卡之后,就再也沒有去過健身房——不少消費者都有過類似的鬧心事。而上海建議健身卡設7天冷靜期,恰恰可以保障沖動型消費者的權益,避免一些不法商家的霸王條款,減少相應的投訴糾紛。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上海的“七天冷靜期退費”有“未開卡使用”的前置條件。消費者一旦開卡入場使用將直接起算會籍期限,即使仍在7日內,都不再適用于冷靜期退費條款。

          資料圖:當地時間9月2日,美國紐約市皇后區的一家健身房重新開放。<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zhsslgy.com/'>中新社</a>記者 廖攀 攝
          資料圖:當地時間9月2日,美國紐約市皇后區的一家健身房重新開放。中新社記者 廖攀 攝

            其實,上海并不是第一個提出健身卡設置“7天冷靜期”的城市。10月22日,深圳市消費者委員會曾倡導為健身行業沖動消費設置冷靜期,提倡健身行業“付款后的七天內未消費無理由退費”。

            據悉,深圳市10家健身企業積極響應號召,向消費者承諾:“付款后七日內未消費的,可全額退款”、“不捆綁銷售私教服務”。

            毫無疑問,“7天冷靜期”給予了消費者一個緩沖期,一時沖動辦理的健身卡,再也不用跪著練完了。

          資料圖:一位市民在北京市海淀區騰達大廈內的一家健身房內鍛煉。新社記者 侯宇 攝
          資料圖:一位市民在北京市海淀區騰達大廈內的一家健身房內鍛煉。新社記者 侯宇 攝

            相較于沖動型的消費者,不少消費者的確有健身需求,而且也有經濟能力負擔較為高額的健身費用。然而,這部分消費者因各種原因想要終止服務時,也會陷入“辦卡容易退卡難”的消費糾紛中。

            辦公室白領小王曾經花費9500元購買過為期兩年的健身卡。不久之后,他搬到了一個遠離健身房的住所,健身卡和曾經壯志豪情的健身計劃也因此被“束之高閣”。

            小王在與健身房協商退款時,被商家以“個人原因,不予退款”拒絕。最終,他只得將花費近萬元的健身卡在二手平臺上以打“骨折”的價格轉讓。

          某健身房向記者提供的合同文本。
          某健身房向記者提供的合同文本。

            小王當初與健身房簽訂的合同里,的確有“不予退款”等相關條款。

            這樣的經歷,不僅發生在小王個人身上。記者打開某二手交易平臺,在搜索欄中輸入“健身卡”,瞬間跳出多條低價轉讓健身卡的信息。

            上面的售價動輒打4折、3折,數千元的健身卡只能以幾百元的價格售出,還鮮有人問津,背后也數不清有多少消費者與健身房扯皮,最終被迫讓步的心酸故事。

            其中轉讓的原因有工作、居所的變動,也有因為健身熱情褪去而放棄的案例,家住北京朝陽區的馬驍就屬于后者。

            按照他自己的話形容,“曾經辦理健身卡和健身課程時有多豪邁,如今不得不轉讓的自己就有多狼狽?!?/p>

            想當初聽著健身教練給自己規劃的美好遠景,馬驍頭腦一熱就立刻以接近兩萬的價格購買了60節私教課,對于仍是工薪階層的他,這筆錢只能以信用卡分期的方式按月償還。

            事與愿違的是,馬驍此后去健身房的步伐一次比一次沉重,最終淪為一次次與健身教練的“游擊戰”,每次編造逃課的理由比上班請假還困難。

            最終,馬驍還是將自己的健身卡和私教課放到了二手交易平臺,以不到五千的價格轉讓。但每個月信用卡提醒還款時,總能提醒他回憶起這段“雞飛狗跳”的健身歷程。

            據記者了解,目前市面上大部分健身房的會員服務合同并沒有統一的形式,但其中大都含有不退卡、不退費等不合理規定。

            甚至在記者采訪到的某個健身房合同中,還明確表示,即使發生不可抗力因素,消費者也不得主張退費、或其他賠償、補償。

            “退卡難、退費難”一直都是健身行業預付式消費的痛點、難點。疫情期間,個別商家關門跑路,引起消費者的集體投訴,更進一步激化了健身房與消費者之間的矛盾。長此以往,必然會降低消費者對健身行業的熱情以及消費意愿。

          《上海市體育健身行業會員服務合同示范文本》截圖。
          《上海市體育健身行業會員服務合同示范文本》截圖。

            上海市制定的《示范合同(征求意見稿)》中,對于違約責任、合同解除也作出了詳細的規定。

            針對會員主動申請解除正常履行的合同,在會員卡會籍時長內,消費者支付一定金額的違約金后,按照余額計算公式,可以拿回預付費余額。

            無論是“7天冷靜期”還是“退卡退費”相關規定,在保障消費者權益的同時,也促進了健身行業向好發展。

            可以預見的是,以售賣會員卡為主要盈利來源的傳統經營模式已經不適合當下的健身市場。新型健身會所、家庭健身的興起,對傳統健身房的運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說到底,健身房也是服務行業的一種,與其費盡心思賣卡,不如盡力為顧客提供優質、多樣化的服務,打造品牌的核心競爭力。


          【編輯:白嘉懿】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蜀山四川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