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k id="wrexa"><button id="wrexa"></button></mark>

          分享到:

          媒體:“被拐賣是享?!闭撜{是在洗白人販之惡

          媒體:“被拐賣是享?!闭撜{是在洗白人販之惡

          2020年11月06日 04:01 來源:新京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被拐賣是享?!闭撜{是在洗白人販之惡

            視點

            這種將活生生的人給物化了的“享福論”,本質上還是沒有把人當人看,也助長了某些人販子的猖狂。

            10月17日,被拐賣35年后,59歲的布依族婦女德良,終于從河南輝縣回到貴州老家。據新京報報道,在被拐賣到河南的35年里,德良始終無法學會漢語。別人聽不懂她說的布依語,以為她是只會咿呀的啞巴或精神病患者。她幾乎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而闊別家鄉35年后重歸故里,讓故事有了個令人欣慰的結尾。

            很多網友對此流露出的都是悲憫、感慨以及感動。但也有一種聲音——“她在河南享福了”“河南的平原村,還是比貴州的山溝村好點吧”……

            坦白說,從報道看,德良在河南的物質生活,確實優于老家,但據此拋出所謂的“享福論”,本質上還是沒有把人當人看,而是將一個活生生的人給物化了。

            任何一個個體,都有自我意識和自主選擇的權利。我們不能用籠統的、概括式的眼光,以物質的標準去衡量一個人的遭遇。更何況,在德良的故事中,她這大半生的“結果”,并不是一些網友想象中的相對富足。

            哪怕河南的生活條件好一點,那種舉目無親、語言不通的孤獨感,那種無法得到認同和尊重的精神真空,又何來享受之言?

            報道中,德良的女兒介紹說,數不清多少回,母親坐在家門口,自己喊她進屋,她喃喃說:“那不是我的家?!庇肿匝宰哉Z,“我的家在哪兒???我父母還在嗎?”活在這樣的思念或者說執念里,又怎么能和享福掛鉤?如果這是享福,受害人是不是還得感謝人販子?

            我們要的,是在一起。人,終究是感性的動物。沒了感情,哪怕生活條件再富足又能如何?35年來,德良一直念叨著“回家”,也曾兩次逃跑,在2018年丈夫去世后“按捺不住”地想回……這種心靈本能的反應,已直白地宣告:這幾十年的生活,不是享受。

            其實,在對待拐賣問題上,“享福論”一直有著市場。比如,電影《嫁給大山的女人》當年就曾因其所宣揚的價值觀,引發巨大爭議。其故事原型是18歲被拐賣到太行山深處的郜艷敏。彼時,時任公安部打拐辦主任陳士渠曾發微博公開表示,“對受害人應當救助,不能縱容拐賣、同情買主。已部署當地警方調查?!?/p>

            德良的故事內核是一樣的,那些道理和是非也是一樣的。我們沒有權力教會當事人學會忍耐和接受,也沒有理由去宣揚這種無奈后的認命和奉獻。而某種程度上,這種“享福論”的存在,正在助長某些人販子的猖狂。

            有這些觀念在,那些人販子的所作所為,不僅沒有引起街坊鄰居的重視,讓司法和社會救助力量得以介入,還可能在某種程度上讓人販子找到了撫慰內心罪惡感的借口:我把她的生活變得更好了。

            在故事的結尾,德良還是選擇回到河南的那個“家”。她給別人同時也是給自己的理由是,“有外孫要照顧”。這樣的選擇里,有釋然,也有無奈。但無論如何,我們都要尊重德良的選擇。35年了,她的名字終于從“喂”變回了“良”,她終于做回了自己,這比什么福分都重。

            而對公眾來說,對人口販賣的譴責、對被拐賣者的同情,絕不該被“享福論”消解。

            □與歸(媒體人)

          【編輯:陳海峰】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蜀山四川麻将